阿斯特里德·林德格伦

编辑:挂彩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2 22:01:10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概述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阿斯特里德·林德格伦基本简介

编辑
阿斯特里德.林格伦 Astrid Lindgren (1907~2002)
2002年1月28日,瑞典著名儿童文学女作家阿斯特里德.林格伦去世了,享年94岁。她在世界各地无数的小读者都会怀念她。当然,更多的小读者早已长大成人,或是已经步入中年,甚至开始迈进老年。卡琳·尼曼说,她的母亲在过世前的一段时间里一直病痛缠身。正是这个卡琳,1941年7岁的她因肺炎住在医院里,整日缠着母亲讲故事。所有的故事都讲完了,林格伦夫人只好问女儿,“讲什么好呢?”卡琳脱口而出,“长袜子皮皮!”这成了一切故事的缘起,林格伦夫人为全世界的孩子们创造了一个美好可爱的精神世界。她一生创作了80余部作品,耄耋之龄仍有作品问世。
《长袜子皮皮》这部成名作里,作者为儿童创造了最无拘无束的想象世界。皮皮带着她的小伙伴——两个曾经循规蹈矩的乖孩子开始了种种有趣的游戏与冒险。他们捉弄那些保守迂腐的大人们,过着属于自己的快乐生活。故事的结尾,三个孩子吃下了可以令他们永远不会长大的神奇药片,他们坚决地认为“大人没什么可羡慕的。”想想看吧,时间年复一年地逝去,可他们永远不会长大。他们可以造雪房子,爬那棵会长汽水的空橡树,还可以去郊外玩捡破烂的游戏,还可以到霍屯督岛看望那些土著孩子,游戏永不会停止。但这一切都有个条件,那就是神奇的药片不能失效。看来他们是成功了,半个世纪过去了,皮皮和她的伙伴们欢乐依旧,他们陪伴着一代又一代的小孩子走过童年,又目送他们依依不舍地走向社会。
在她的另一部名著《小飞人》里,那个胖胖的小大人有一幢筑在屋顶上的小房子,光这一点就会令无数的小孩子内心悸动不已。而且他还能飞,他背上安有一个螺旋桨。于是,孩子们的游戏和闹剧开始了。当然,书里书外的大人们有时觉得小飞人很不可爱,可小读者们从不这样认为。
林格伦那些描写现实题材的儿童小说同样幽默风趣,温馨的气氛更加浓厚。她笔下描绘的圣诞节场景比任何精心绘制的圣诞卡都更温馨感人。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林格伦幻想故事里的小主人公大多没有受过学校教育,皮皮和小飞人都是如此。他们也许不擅长古板的教育体制规定孩子们掌握的一些东西,但他们都具有一颗纯朴的赤子之心,更重要的是,他们得以健康快乐地生活和成长。一个世故的大人也许会担心,他们长大了该怎样去适应社会呢?然而,一个按照孩子们的意愿和方式建立起来的世界一定会比大人们统治的已知世界更糟糕么?也许这正是作者的暗示。
正如人们赞誉的那样,林德格伦夫人有一种特殊的才能去认识和了解儿童。无论现实的物质生活怎样的繁荣发达,无论社会充斥了多少信息与数字,无论虚拟世界打造得多么逼真迷人,童稚的心灵从来就不难得到满足。

阿斯特里德·林德格伦主要作品

编辑
阿斯特里德.林格伦是蜚声世界的瑞典儿童文学作家,1907年11月14日,林德格伦出生在瑞典南部,曾于1958年获得国际安徒生奖章,她的主要作品早在八十年代初就已在中国小读者中广为流传了。其中任溶溶译的《小飞人三部曲》、李之义译的《长袜子皮皮的故事》影响最为深广。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是中国最早系统翻译出版林德格伦作品的出版机构,由任溶溶翻译了《小飞人》、《长袜子皮皮》、《大侦探小卡莱》、《疯丫头玛迪琴的故事》、《小洛塔和她的哥哥和她的姐姐》等系列作品。几乎在同一时期,少年儿童出版社也推出了李之义翻译的《长袜子皮皮的故事》,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高锋、时红译的《淘气包埃米尔》。这些都堪称林德格伦作品优秀的中文译本。当时每一部林格伦作品的发行量都在万册以上,很多作品曾经再版。例如,少年儿童出版社先以单行本的形式出版了《长袜子皮皮的故事》,后更名为《长袜子皮皮的冒险故事》收入该社的《世界名著金库》丛书,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的《淘气包埃米尔》曾编入《国际安徒生奖作家作品选》套书,任溶溶译的《长袜子皮皮》三部曲也分别出过单行本与合订本。中国第二次系统翻译出版林格伦作品是在九十年代末,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了包括《长袜子皮皮》、《小飞人》、《狮心兄弟》、《米欧,我的米欧》四卷本的林德格伦文集。
林德格伦的作品极受中国小读者、出版者的青睐,名著《长袜子皮皮》和《小飞人》都出过不同的译本,另一部描写乡村儿童生活的小说也在中国有了《我们村的六个孩子》和《欢乐的布勒比村》两个译本。此外,各地出版社零星翻译出版的林德格伦作品,仅笔者所见的尚有《大侦探小卡莱》的第一部,《强盗的女儿》等。高锋还译出了《淘气包埃米尔》的续篇发表在北京《儿童文学》月刊上。除去安徒生与格林兄弟,被译介到中国的经典儿童文学作家鲜有人能与阿·林德格伦比肩。
在中国,翻译林格伦作品用力最勤、成果最丰的当推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任溶溶先生。他翻译的对话饱含着儿童天真可爱的气质,偶有方言的运用,非但不显生硬,反而能传达出小主人公童稚的语气。任先生的译文生动传神,极佳的表达出原作者的幽默诙谐。也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笔者读了别人后来重译的《小飞人》,相信也是译者认真忠实的作品,总觉得不如任译来得风趣。
林格伦夫人对她的作品在中国的翻译传播始终予以鼓励和支持。她曾先后为两个《长袜子皮皮》的中译本写下序言。序言直接面对中国小读者,口吻诚挚亲切,满怀慈爱。她曾在家中热情接待中国译者,并将不同语言的译本寄给有的中国译者以供参考。她在四十年代发表的作品《长袜子皮皮》中提及中国,虽然是诙谐夸张的手法,却表达了作者的友善与关注。
中国孩子拥有了时下最流行的《哈利·波特》和《魔戒》,更拥有了中国自己的孙幼军、郑渊洁、曹文轩、秦文君们;而阿斯特里德.林格伦是世界儿童文学永恒的大师,她的作品仍然值得中国孩子喜爱。
词条标签:
小说 其他